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

  從小,就學習雜技,1945年我在上海成立雜技團,1949年跟隨國民政府來到台灣,從此,台灣的雜技就成了我的名字與生命的一部分,當年帶著一群台灣的孩子們到世界各地,成功的幫台灣推展了國民外交,後來,將傳承的工作交給了學校,我去了加拿大,這幾年再度回到台灣,我看到了台灣雜技的現況,我的弟子成立了雜技團,他們沒有忘記當年所學,我看了很感動很開心,可是也很心痛。

  我與雜技結緣75年,看到台灣雜技的興盛、沒落,還有現在的改造期,現在的雜技,沒有辦法獲得如主流藝術類種的廣大資源,也因為學習辛苦,家長們沒有趨之若鶩的把孩子們往技藝學校裡送,於是傳承出現斷層危機,我看到國外的馬戲藝術不斷的蓬勃發展,也看到台灣雜技、我的學生們撐得辛苦,可是我很驕傲,因為我的學生沒有辜負我的期望。他們是新象創作劇團。不僅有傳承也有創新,他們是台灣雜技的新生命力。

  至於我自己,不只75年,我的人生要繼續奉獻給雜技,我擔任新象創作劇團的藝術指導,也期許自己要成立李棠華雜技藝藝術發展協會,我將慎重而且充滿期待的把我的棒子交給他們、交給真正熱愛雜技的年輕一代,我期望不久的將來,在台灣也能看到馬戲棚裡精彩連連的演出、觀眾們掌聲綿綿的歡呼。

  我,李棠華,今年86歲,在這裡,也要大聲呼籲,請重視雜技藝術,請支持雜技的傳承與延續。